简宁geneen

( ´_ゝ`)ノ你好昂

一些摸鱼的小甜饼,发文被老福特秒屏……
至屏幕前努力拼搏的你们,请给我评论激励我昂!ヾ(๑❛ ▿ ◠๑ )

《从今往后,我的世界里再无你》

☆一个年更选手的回归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懒得打字外加学业太忙( ´_ゝ`)ノ)

☆ooc致歉

☆一看标题就知道这是篇刀

(不许打我)

☆无后续了解一下

☆有时间……会写剩下的人吧?

  你至今还记得嘉德罗斯向你告白时的模样,明明嘴上说着毫不客气的话语,却自己悄悄红了耳尖。

  很可爱呢,你如此想到。

  但,那以是先前的事情了。

  你提刀跃起,一记重斩落在了魔兽的要害,庞大的积分数值收纳怀中,落地,扬尘,手腕外翻,刀起刀落,顺道收割了几只路过的小兽,你长呼了一口气,手中的巨刃化作数据消失。

  终有了短暂的喘息时间,长期以来近乎疯狂的猎杀,让你有些喘不过气来,倚树而座,蹭去了脸沾染的灰尘和暗红的血迹。

  人一旦闲下来就很容易怀念过去,这也是你为什么一直在疯狂刷积分的原因,当初的的场景,如同电影播放一般,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有你们的打闹,顶嘴,亲吻……和放手。刚才刀起刀落,不带丝毫情感的你,在积压了许久之后,终于抱着膝盖大哭了起来。

  “滚吧,杂碎,本王不想再看见你。”正如当初告白时的强硬语气,但不同的是,这次站在你面前的他眼里以丝毫没有当初的爱恋了。你也曾经在不经意间想过自己和嘉德罗斯分手的情况,但像现在这样,面带微笑,一言不发的主动退出队伍,暗暗离开,是你未曾想到的。

  哭也哭够了,也哭累了,你也就这样睡着了,半梦半醒中,你察觉到了轻微的脚步声,几乎实在一瞬间,你重新幻化出了自己的巨刃,向来者砍去。“铛!”武器的相碰声响起,瞬间爆发的元力充斥在你的四周。自从离开嘉德罗斯的保护圈,你始终紧绷着神经 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原本你的排名就身居高位,只是因为长期的保护而让你遗忘了曾经的赫赫战绩,如今,在一次次的斗争中,战斗的本能被唤起,而你原本就该是一个杀戮机器。

  “没想到啊,渣渣 ,离开我的保护后,本事到涨了不少,你也在外面玩够了吧,现在该回去了!”态度和语气一如既往地强硬。“回去?”你冷笑“你在开什么玩笑,嘉德罗斯,愚人节早都过去了。”你直呼其名,清冷的声音里略带了嘲讽的意味。“不过是让金丝雀出来休息了几天,怎么和自己的恋人相处都忘了吗?”嘉德罗斯伸出手来,试图抓住你的手腕。你暗退几步,刀锋直指嘉德罗斯。“你挺好了,嘉德罗斯,从今往后,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你!我们之间结束了!”

  你提刀离去,毫不留恋。

『年轻的王未曾想过,两个人之间的爱可以如此脆弱。』

 

 

无题(嘉德罗斯主场)

灵感来自 @南笙露烟雨 的《有始无终》十分感谢太太的授权。(臭不要脸的艾特太太)
♛凹凸乙女向
♛严重ooc注意
♛本文全文为第二人称,女主是璃玥,当成你就好(吐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往下翻吧。




                                  (一)
  D3星系登格鲁星六号矿区,清冷的月光照在矿山上,你坐在矿山山顶,仰望着群星密布的夜空,远处的星系呼暗呼明,你朝着星空伸出了手掌,带着于此地格格不入的相貌,露出浅浅一笑。“XX姐姐,终于找到你了,姐姐已经准备好晚餐了。”熟悉的声音带着急促的呼吸声响起,你转过头来看到了熟悉的纯真面孔。“麻烦秋姐了,也麻烦金了,这么晚了还出来找我,走吧,回家。”你轻柔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悲伤,缓缓起身,牵起金白皙的小手,并肩向着山下走去。
                                  (二)
  你出生于圣星空的王爵世家,自出生以来就接受着贵族礼仪的教导,尚且年幼的你是全家人的心头肉,但也就是如此年幼的你,无论是礼仪,行态,还是外貌都远高于其他贵族子弟,圣星空宫廷学术家在第一次教导你后满心欢喜的告诉你父亲,你是被神眷顾的孩子。
  而他也确实说对了,短短六年时间,学业、舞蹈、钢琴你就已经达到了别人穷尽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顶端;六岁时,你被父亲安排学习简单的防身术却在两岁后将教官单手撂倒在地,事后你还带着慰问品去医院道歉,恐怖的学习能力终于引起了王族的注意,而在你16岁之后,你的一生就注定无法平静。
                                  (三)
  16岁那年,正好赶上王的190岁生辰,一向喜欢赖床的你,在这一天出乎意料的起了个大早,带着困倦顺服的坐在化妆镜前,任仆人们打理着你的长发,画上精致淡雅的妆容;仆人们忙手忙脚的挑选着服饰,看着两难的仆人,你自己挑选了一条白色轻纱,算是帮了他们不少的忙。
  礼服很简单,没有过多奢华的装饰,只有两层,一层丝绸,一层轻纱,肩头处娟上了几朵白色绣花,淡雅是你一贯的风格,过于奢华的礼服反而让你厌恶,套上一个简单的裙撑,微微撑起裙摆,戴上相配的耳饰,项链,头饰,戴上轻纱质地的长手套,长达两个小时的准备终于落下帷幕。
  在规定的时间内准时进入餐厅,在早餐前问候所有年长于你的长辈,按部就班的完成着每天必备的礼仪工作后,你终于落座,和父亲简单的交谈了关于王的生辰盛会的流程和于两个小时后的你的未来的预测;母亲也简单交代了几句,提醒你不能过多的食用甜品,更不能喝过多的香槟和红酒,你乖顺的点了点头,你一向都很听话。
  餐后,母亲为你理好发饰,对仆人的粗心不满的道了几句,你笑着为他们辩解几句,平常以你打趣的哥哥,也异常安静的一旁慢慢的品味着红酒,眼底尽是担忧的神色。
                                  (四)
  乘上轻奢的马车,向目的地地极速驶去,在盛会开始之前,你需要自己单独去一趟占星阁预测自己的未来。而父母则要单独面见王,哥哥则要去和其他公爵长子赛马。你深陷柔软的马车座椅内,侧目观赏窗外的风景,这条路你还是第一次走,即使父亲是身为圣星空的公爵,经常前往宫殿,但是从来没有带上过你,今天甚至是你第一次离开家门,即使你从书本中了解了这个世界,但是对于外界的向往是真实存在的,在向往的心情中还隐隐投出了对未知事物的不安。
  马车平稳的驶入宫殿,母亲拍了拍你的手示意你不要紧张,你轻轻点了点头,而后马车们被人打开了,从门外伸出了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你将左手轻轻搭上,右手提起裙摆,踩着玉质楼梯走下马车,轻轻收回手掌,行礼道谢。
  “这是在下的荣幸,在下安迷修,您的引路者,请您移步占星阁。”你回头看了一眼刚刚下车的父亲,父亲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你赶紧前去,你提起裙摆,稳步跟随着安迷修的脚步,向目的地前去。
  走至前厅之时,安迷修停下了脚步,从手腕处解下了一条黑色的绸带。“抱歉,小姐,根据规定您需要遮眼方可前往。”对于占星阁的规矩,你已听过父亲讲解,你轻言开口:“劳烦您了。”你闭上了眼睛,安迷修蒙上了你的双眼。
                                   (五)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你已经深处占星阁的大厅,屋顶上镌刻着十二星座的星纹,在阴暗的大厅中闪烁着光芒,你惊叹于大厅的奇幻,并没有注意到后方走来的身穿星袍的老者。身旁的引路者安迷修已经消失不见,你转动着身体欣赏着屋穹的美景。“嚯嚯,很漂亮吧,不过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听到身后响起的苍老的声音,你匆匆转身,屈膝行礼。“美丽之物 不可多识,否则就会索然无味,也就对此麻木了。”“妙哉,妙哉,不愧是‘神所眷顾的孩子’。”老者摸了摸自己的白胡,笑吟吟道。“您说笑了。”你微笑着道,不失礼数。
  “和我过来吧,孩子,后面还有更多神奇的事物在等着你。”老者拄着拐杖,缓慢的向前行进,你慢慢的跟在老者身后,走在长辈之前,是有失礼节的。
  踏上星璇长廊,你甚为惊叹,变换莫测的星图在走廊两壁上闪烁,如同活物般时刻变换着自己的模样,脚底的黑曜石板上用纯白色的珍珠镶嵌其中构成不同的星系群体。走廊的灯光很暗,仅有的几枚便是它唯一的照明来源。老者的拐杖不断敲击着地面,清脆的响声格外在寂静的空间里格外清晰,你尽量放轻脚步,仔细观看着墙面上的星图,暗暗赞叹占星阁前辈们的智慧之高。良久,老者停在了一扇暗金色的古朴大门前,来到星廊的镜尽头了,老者满布沧桑的手不断地将晶石嵌入大门上的晶石轨迹。
  当最后一颗晶石落入凹痕时,走廊深处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缓慢庄重,大门缓缓开启,一阵寒气倾泻而出,你不禁一阵冷颤。“孩子,来吧,让我看看你的未来。”老者悠悠说道后,便拄着拐杖踏入了这个只有一丝光亮的地方,你紧随其后不敢违背。暗金色的球体悬浮在中央的法阵上,这是唯一的光源,老者伸手示意你上前,你踏上阶梯,右手搭上光球,蓦地,光芒四起。
                                 (六)
  当你重新站在皇宫大厅的灿金色地板上时,你伫立在原地沉思了,当时老者所流露出的那种惊喜,那种急不可耐,已经告诉了你你的未来或许会很辉煌,但是人对于未知是会有恐惧的,那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算了,想下去也不明白,还是先去找父亲大人吧。你提起裙摆,顺着最近的一条走廊向深处走去,离开了金碧辉煌的大厅。父亲早已告知你在离开占星阁后必须立即前往皇庭花园和他们一起面见圣星空的最高统治者,圣星空的王。但是皇庭花园在何处你无从知晓,精明的父亲终究还是少算了一步。
  偌大的宫殿中,走廊纵横交错,四通八达,对于从未来过此地的人来说就如同进入迷宫般复杂多样。你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空旷的走廊上,未见人迹。此时你是真的很无奈了,先前当我引路者安迷修早已在你进入占星阁后便已离开,留你一人身在这偌大的宫殿中。(安哥表示不关我事,是作者的锅。)你默默的叹了口气,向前继续前进,不管怎样都要先找到人。
  走廊的拐角处走出了一位金发少年,耀眼的金色长发,鲜艳的红色绒袍,身着华服,胸口处的王族王族印章突现除了其身份的尊贵,左侧脸颊的星星印记告诉了明确的告知了你他的身份——未来的王、神之子嘉德罗斯。他渐行渐近,你屈膝行礼,他伫步在此,抬眼打量了你一番。没见过的渣渣呢。“喂,渣渣,把头抬起来。”你遵从命令,抬起了自己的头,对上嘉德罗斯鎏金色的眸子,这个渣渣还挺漂亮的。
  其实嘉德罗斯最为讨厌的就是别人抬头直视他,要知道就在三个月前,一位女仆只因为无意间抬头对上了嘉德罗斯的眸子就被当场驱逐出境,而这些都是你所不知道的;当你对上他鎏金色的眸子时,奇怪的是他没有产生任何反感 这还是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对抬头直视他的人产生厌恶。
  你有些呆泄的看着他,嘉德罗斯扬起嘴角。“怎么?看入迷了吗?渣渣。”他的声音将你拉回现实,你晃了晃脑袋,忙低下头来。“臣女惶恐,请殿下饶恕。”天,我刚才在干什么,我难道白痴了吗?直勾勾的盯了殿下这么久,真是有失礼节啊!你深神色慌乱,这还是你第一次犯如此地下的错误。
  “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让你抬起头来的,你没有抬起来才是罪过。不是吗?渣渣”嘉德罗斯抬手将你的下巴抬起。这样的脸蛋不抬起来,真是可惜了。嘉德罗斯的动作很轻,并不像他以往的作风,仿佛这个一直狂妄自大的孩子,第一次懂得了什么是怜香惜玉。纤长的手指抚上了你的薄唇,你顿时全身一怔,愣在原地。柔软的指腹摩擦着你的薄唇,看着他越靠越近的脸。“请您停止这无理的举动。”你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一把拦下他肆意妄为的手,你很震惊自己那里来的勇气,招惹了未来的王。
  越发奇怪的是,嘉德罗斯自己并没有感到名为愤怒的感情,嘉德罗斯看向自己的手。手感很好,很软,不知道唇感是不是一样。嘉德罗斯抬头看向你,鎏金色的眼睛里透出了看到猎物般的光芒。
  你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般向后缩去,这个人,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


后续什么的……肯定会有的。